為美好而來,孔雀城大湖用湖域風光創造美好生活。

成都10大裝修公司

湖,本是陸地上的精靈,在與城市,與人的相處過程中,并不都能保持住天性中的靈氣,湖往往被列入“城市實驗”的名單,其最終面貌取決于遇到怎樣的城市怎樣的城市規劃師怎樣的湖濱設計者。區別于城市本位的立場,孔雀城·大湖以人本位的角度,將城市功能從湖區功能中抽離,保留湖的自然天真,給予了城市更多自然與人文的光彩。

大湖與城市

在中國,多數城市中的湖一般不稱為湖,而稱為公園。城市的強勢語境下,湖的天姿美感幾乎流失殆盡。湖與土地的對話區已變得很生硬,離湖面相對距離的堤岸,圍欄,以確保游人安全以及這個城市相對的秩序。只要付出相應的經濟代價,湖面可被游船任意侵犯。湖岸滿是酒吧餐飲店鋪,岸區地價高漲使每一寸岸線都可生長出獲利空間,這是一個生機勃勃的城市湖岸,但其中的湖卻是失語的,不與人交流,不流露情緒,只在城市的狂歡中沉默。

大湖,屬于城市,但沒有失真于城市的公共利益,湖的自我意識被充分的尊重與保留。當城市利益退居次席時,湖在自然造物中形成的氣質反而給予了城市更多收獲。

大湖與自然

水岸是湖與陸地的對話區,雙方天性可愛的地方都可在這個區域中展現出來。湖的上岸會在綠色與滋潤的環境下延展,其中隨處可見的多數是水草、浮萍、水岸植被,以及水流沖擊下形成的沙質土壤、沙粒、大小石塊,岸上的樹木自由分布團聚,美感的來源不止于這種隨意的潑墨式種植手法,更多的依賴于水中倒影的畫像,大湖的自然性,即在這樣的率性中豐滿。

大湖湖面受到嚴格保護,莫說游船,即使下湖游泳也是不被允許的,唯有成群的野鴨成為湖中小島的住客,南來北往的飛鳥也會時不時棲居于此。大湖繪制的圖景是四季輪回萬物交替繁衍,安靜之外,給人以浩大的安寧感,一種來自于自然的力量,遠比人類力量強大、原始,而有生命力。

大湖與人

大湖不妥協于城市,但不會疏遠人類。棧道圍湖而建,與湖保持恰好的距離,湖的清潤與沉靜可以完好的傳達至人們的感官,在適當的距離中,也讓人更加深了湖所獨有的自處、穩定與閑逸的印象。

百米之外,湖岸會有少數商街的規劃,不破壞大湖的沉靜氣場是首要原則,讓人們在購物娛樂時體驗湖的柔和則是必要的生活情趣,走在商街的任何一處,轉頭均可望見大湖寶石般的湖光,在這種視覺沖擊下,消費的欲望下沉,與時光軟語呢喃的心思上升,最應該喧鬧的地方都會優雅的寧靜下來。

為了保有湖岸的原生活力,別墅、高層建筑依次退出湖岸一線,卻擁有了最為完美大湖景色。面湖的窗景中,可見一處未被打擾的自然界,偶有人影,也是人間景象的點綴。無論家中的遠觀,或是湖岸邊的親近,大湖都有自己的方法建立湖與人的關聯,既不盲從人的喜好,更不違背湖的天真。

人、城市、自然,沒有一定的共生之道,在大湖,相互尊重的規劃基準上,各自展示出自然美好的一面,并相互影響而放大了生活與自然的美感。

孔雀城·大湖,用湖域風光創造美好生活。